【'∀'从前,有只布鲁,一头扎进了医科大坑。】
——————
您好。
如您所见,这里有一只布鲁。
您看到的是一只文笔不出众、但异常执着的布鲁。
尽管文笔稍逊,但布鲁期待自己有一天能自信地对冷坑的各位说出:
“别担心,还有我。”
——————
偏爱硬核正剧,也在不断尝试,希望有一天能写出逻辑严密设定严谨的文。
——————
人失踪跟生活忙碌有关,嗯,学医呢,勿念。

突然想起一件不怎么重要的事,就是个小小的私设说明。

在我的每一篇文里,几乎所有的弗兰克、尤其是手游背景的、其实都会隐约带有页游红龙之战的印象——但不一定是直接的记忆,多数情况下表现为“对瑞琪可能会失踪的一切事件产生极高的警惕性”、“无缘无故担心瑞琪在任何要独自面对危险的场合下出现与他长期断联的恶性结果”等等。

所以如果你在我的文里发现弗兰克莫名其妙地对瑞琪的回归过分感慨/对瑞琪的离开过分担忧、并且结合前后文都找不着合适的证据来解释时,就是我这个隐藏私心导致的一种小彩蛋了。一般而言这样的表现不会成为文内主线的思维线索,不必太过在意,所以我可能也会肆无忌惮地用(。

但是也说不准我哪天会写那种...

【弗瑞】机密情报 【2022瑞琪生日倒数】

距离瑞琪生日还有1天!

——————————


见弗兰克走远,瑞琪跳下树、赶到对方藏东西的灌木丛面前低头挖出一张小纸条。


不同于以往,这个小纸条没有直接的文字情报,只有一份简单的地图和右下角的小字标记“3/13N”——这是骑士们常用的地点情报格式,解读为“3月13日夜晚在该地点会面”。


这回他终于打算与他面对面分享新情报了。瑞琪把纸条收进斗篷内的口袋,又再三环顾四周后离开。


距离会面大约还有一个整天,不知道从现在开始准备他的刺杀计划是否来得及。弗兰克特地把时间安排得如此紧凑,恐怕他自己也心存侥幸地认为来者不会匆忙规划其他行动。


但执意要处理掉这个叛徒是瑞琪的本...

是时候交代一下了。

除了将要在12号定时发布的313瑞琪生日倒数活动文,我今年不会再更新任何文章。

原因可不就是实习+准备考研嘛,收拾所有心情对付这两个大敌了。而且就算我想写也可能写不出东西来,这优秀的大脑保护机制再次成功起效把我的文力锁了瓶颈(……真的,这多少有些玄学,我近十年写文经历卡瓶颈最严重的两年就是初三和高三,现在又来)。

比如我本来想趁这几天没什么事填填坑的,然而被瓶颈期折磨到打开文档都会产生恐惧的地步了……抱歉。


向蹲连载的各位交代一下两篇连载坑的未来:

《风与鸢尾》——有到结局的粗略大纲及完整的万字设定集支撑,只要有状态随时能捡回来写。这是我最重视的文,不会弃坑。...

带弗选手来了(又来了)

摸虾地:

【离3.13瑞琪生日还有15天】

瑞琪生日活动宣传

——①:瑞琪生日倒数——

活动tag:#2022瑞琪生日倒数#
26位staff携一堆角色与瑞琪互动,7天倒数为瑞琪庆祝生日。

=节目单=
3.7: @一四五七八   @一颗蛋   @Ricky超爱吃黑巧   @Olicus 
3.8: @小票虫🐞(焦虑版)   @_Frost   @我画不动了! ...

【弗瑞/向哨】风与鸢尾(Chapter7,下)

即使选择在正午时分迈入黑森林,弗兰克仍被霎时的黑暗冲击惊了一阵。繁密的枝叶几乎将烈日彻底遮挡在外,他只得借助头顶上方叶间漏出些许光亮逐渐适应弱光环境,前行的步伐也不由得减慢。


几阵沉重的呼吸声传到耳内。


“你们还好吗?”向导对着这片黑暗轻声询问。


没有回应。


“瑞琪团长!”


“在。”


得到回应的同时,弗兰克伸手抓到了对方的披风。


“视野有些暗,不过足够看清可能的隐藏威胁。”依然是瑞琪的声音。


“奇袭小队呢?”


“他们都在你身后。全员到齐。”


视觉终于稳定,弗兰克回头确认瑞琪的信息无误。


“刚才发生了什么?”


“走进黑森林的...

【弗瑞/向哨】风与鸢尾(Chapter7,上)

*你看这个作者她越写越崩溃。

*和Chapter3差不多的字数,也是分两部分发,等上半部分过审了我再接着发下半部分以免乱序。

——————————


弗兰克已经在训练场的一角擦了十多分钟的剑了,并寻思再擦一阵子这剑的反光能晃瞎下一个从他眼前路过的摩尔。


他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奇袭小队——这是那支精英小队的名字、那天弗兰克带猫过去收完道歉后他们顺便集体发散思维想的——此时他们还在为什么事争吵着,依照那逐渐增大的音量,若留心听争吵内容可以听个完全。


“……但这回你还是出现失误了啊。侦察兵,要不我们考虑把听觉观察这块转给力士?”他们当中那位腰间绑着几颗炸弹的骑士用着无比委婉的语气...

【弗瑞/向哨】风与鸢尾(Chapter6)

*更新顺便试图复健(断更太久手都生了,疲惫.jpg)

——————————


蒙昧时代的向导们不曾了解那个威胁。


他们目睹着身边的哨兵遭受痛苦。他们想要保护自己的搭档。他们不得不持续消耗精神力与未知的威胁抵抗……直至一切耗竭。


意识朦胧之际,他们逐步迈向图景中的金色鸢尾花田,最终将自身完全沉入其中。


耳边的童谣如同安眠曲一般荡漾。


————


瑞琪和弗兰克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聊开了。


“我最近的突然晕倒都与精神图景的混沌有关。”


“我知道。”


“是因为缺少向导的精神疏导。”


“你的向导呢?”他面前的向导心态稳定,“你精神图景里一直在保...

(随手写写顺便摸摸感觉,又是猝不及防就结束)

弗兰克给瑞琪递了份名单,后者迅速过目后便点着头说可以执行。

“勉强满足了最低需求,但……”虽然知道他们团长向来不会对他的方案提出多少修改意见,弗兰克还是主动补了一句,“前哨站的兵力因此有所缩减,边防压力增加。是否要向洛克行政官提出调动城堡区域的骑士?”

“当前黑森林动静不大,前哨站可以承受暂时的减员。”瑞琪将手指逐行划过名单,“况且我们的应急方案不受影响,没到那种全庄园警戒的地步也不必非要动用这一小部分骑士。”

听完分析,副团长不再提问,转而去继续落实这份计划。

随后,被排好的骑士们于上岗前一夜集体到达新岗位,完成简单的培训后第一班即刻开...

Violin Concerto In D Major Op.35:2. Andante - David Oistrakh、Moscow Philharmonic Orchestra 、Gennady Rozhdestvensky

受代理团长那台留声机的日夜熏陶,如今骑士团的绝大多数骑士至少都能认识《幽默曲》、《绿袖子幻想曲》和《蓝色多瑙河》这三首古典曲目,稍微开窍一点的,还能对这些曲子的不同演奏版本给出自己的点评感悟。

而在兔兔主编采访过他们的代理团长之后,大概全庄园都知道前哨站的每日播放列表了。

只是在更早之前,这份播放列表里还有一首曲子:它如今已不再常驻,但偶尔还会出来冒个声。

——那是在瑞琪毫无音讯的第一年,每当弗兰克从黑森林收队回来以后,留声机就会响起这首曲子。


(古典乐安利time(一些昨夜看了一场演奏会的癫狂人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这首曲子(被我疯狂代餐了(什么代餐,古典乐在弗瑞的场合就是能当...

(超短片段随便写写,猝不及防就结束,并没有质量保证)

往好听了说,前哨站的圣诞节装饰是最节俭的,连树都选的大门口外最高的那棵、抛串彩灯挂上去就能改名成“圣诞树”了。

这景象与庄园核心区的热闹显得格格不入,不过这确实是事实。

众所周知,圣诞节是前哨站一年几度的“老年摩”聚会时刻之一。服役时间稍长的骑士们往往会心照不宣地集体放弃圣诞节庆期间的城堡值岗名额,让瑞琪把那些还对盛大活动有所向往的小年轻们安排过去,而城堡那边的林诺队长早已习惯年年迎接新面孔。

“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岗位调去前哨站?”林诺队长在某一年托年轻骑士回程带上的信件中写道,“我很怀念咱副团的手艺,想看一眼那桌大餐。”

于是他第...

1 / 14

© 布鲁 | Powered by LOFTER